非現行犯民眾可以逮捕嗎?

6 月 14, 2019 | Uncategorized

報載家住花蓮的胡姓男子,在墾丁大街超商內觀望,趁著店員不注意偷拿走一瓶高粱酒,隨即走出店外逃逸。薛姓店員盤點發現商品減少,調閱監視器才知道遭竊。翌日薛姓店員上班,竟看到同樣穿灰色衣服的胡姓男子,走進店內購買泡麵準備享用,正要走近詢問,胡姓男子即拔腿跑走,薛姓店員連忙追出逮人並報警。墾丁派出所員警據報到場,詢後將胡姓男子依竊盜罪嫌函送法辦。

本案例中薛姓店員可以將前一天可疑涉嫌竊盜的胡姓男子逮捕嗎?關鍵在於胡姓男子是否為「現行犯」或「準現行犯」?依憲法第8條規定「人⺠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。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,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,不得逮捕拘禁」;另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規定「現行犯,不問何人得逕行逮捕之。犯罪在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發覺者,為現行犯。有左列情形之一者,以現行犯論:一、被追呼為犯罪人者。二、因持有兇器、贓物或其他物件、或於身體、衣服等處露有犯罪痕跡,顯可疑為犯罪人者」。也就是只有「現行犯」或「準現行犯」,任何人都可以見義勇為 將犯罪人逮捕。

依報載胡姓男子是「翌日」再次前往超商,顯然非屬「犯罪實施中」或「實施後即時發覺」者;胡姓男子只是穿著同一件衣物到超商,而身著之衣物與竊盜犯罪無關,非屬「衣服等處露有犯罪痕跡,顯可疑為犯罪人者」,所以胡姓男子已非屬「現行犯」或「準現行犯」,其人身自由受憲法保障,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,不得逮捕拘禁。薛姓店員雖發現穿著相同衣物胡姓男子出現在超商,依法只能通知警察到場處理,請警察確認其身份並進行調查,店員自行將胡姓男子逮捕,可能衍生誤認之糾紛。

依前所述非現行犯或準現行犯,⺠眾是不可以自行逮捕犯人,但依刑事訴訟法第86條規定「通緝經通知或公告後,檢察官、司法警察官得拘提被告或逕行逮捕之。利害關係人,得逕行逮捕通緝之被告,送交檢察官、司法警察官,或請求檢察官、司法警察官逮捕之」。換言之,有利害關係之⺠眾遇到通緝犯,是可以自行逮捕通緝犯,將之送交警察機關。本案例中若胡姓男子已在該超商多次竊盜,且因故被通緝,薛姓店員才可以將之逮捕交給司法警察處理喔。

(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關心您!!!) 💕

(本文由協會理事桃園地檢署主任檢察官蔡正傑提供)

作者:蔡正傑

小法典/想翻盤只剩「意思表示」

吳若主張他的「意思表示」有錯誤,必須是不可歸責於投標人的情形,且要在一年內主張,超過一年就不能撤銷。但若錯誤歸責於投標人,即使主張撤銷也會輸。

網路購買植物可能涉及刑責!下單前宜謹慎!

男子想要開闢果園,上網查詢後發現中國有種葡萄植株適合台灣氣候,便從淘寶上網路購買植物,未料貨才抵達海關,他就被傳喚說明,原來是因為植株下方附著土壤,違反「植物防疫檢疫法」,最重可處3年徒刑,併科15萬元以下罰金。

科技法牛步 法界:警沒像樣辦案武器可用

我國刑事偵查法令的設計跟不上科技演進,2018年修正實施的「通訊保障及監察法」範圍只限於監聽手機或市話,面對如今眾多加密通訊軟體,司法警察根本沒有足以抗衡、像樣的辦案武器可以用。

追司機、雇主、保養廠責任

貨櫃車駕駛未盡到車輛檢查、確保車輛零件堪用的注意義務,導致輪胎掉落而致人於死,除涉犯刑法第276條過失致死罪,駕駛未將車輛妥善保養處於可使用狀況的過失,還要負起民事損害賠償責任,賠償死傷者喪葬、醫療費、餘命收入等損失。

公然槍擊隨即自首 法界人士籲檢討減刑空間

近年來發生不少槍擊案是槍手公然行兇後,即到警察局自首的案例,如:館長槍擊案的劉姓兇嫌、台南角頭「建文」槍擊案的蔡姓兇嫌,這些人的動機並非真心知錯悔改,而是知道自首可減刑,所以才願意接受法律制裁。